此心安处是吾乡

此心安处是吾乡

练爱

去年冬天,有人说,末日之后的第一个爱人,应该算作初恋。
然而许多的日子过去,我未曾再遇一个能够入眼入心的人。
两个人都无心,类似亲人的关系,竟然能很温馨。有些个瞬间,恍惚中真想把自己嫁了。
可是,他们说,你现在说凑合凑合,若有一日你觉得不凑合了,要怎么办?
还有这么多年的时间,我见过那么多的人,上赶着的不在少数,最后,何苦要与一个心不在我的人将就?我几乎可以想见,若他听到这句话,会怎样狡辩,说我没有不喜欢你啊,小无赖的样子。可是我们都知道,即使有一点点喜欢,那不是爱。
我已然忘记爱一个人应当是什么感觉,或者我从来都不知道。
但是至少此刻我心里没别人,我很认真地想过我们在一起的可能。
我害怕改变,害怕未知,害怕与某某从头认识一次,可是他,让我感觉安全,不需要纠结那些过往,该坦白的该隐瞒的,没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这也算是件好事,在这样的年纪。
我们预习着以爱人的方式相处,尽管没有爱情。
在这个过程中,我竟然发现了自己在爱情里的缺失。我对于感情的洁癖,完美主义的近乎偏执的坚持,冲动下的小情绪不顾后果的话,都是一个人离开我的理由。我记得他也曾经说我应该柔软一点。温柔的蛮不讲理的小任性有时候是可爱的,而太固执地不留余地就很不可爱。如今,爱已然不是个玉碎瓦全的东西,它应该有韧性,我却总是太锋利。
我在他给的包容里学着妥协学着让步学着给人台阶下,感觉没那么不好。幸好我们看不到彼此,让我有时间停下来想想。
我开始发现也许他说得对,谁会想要娶我,那么他真是个好人,能够迁就我。
有时候会想,要不,就这样吧。可是很清晰地知道,他的不甘心明明比我多,这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这一点,让我害怕。而若有一天,我们真的相爱,是不是又会陷入争执冷战的恶性循环里去,我不知道。我害怕爱上谁,于是越来越不会爱。
可是我是真的想要结婚了。

想起

忽然地想起近十年之前,在聊天室里面遇见的一个人。

我从来不记得他的网名。同样地,我不确定他或者她究竟是怎样的人。

有些时候,这个虚拟世界的美好便在于此。

我记得那个午后阳光很好。我们聊一些美好的事情。似乎还聊过关于西藏的向往。

最后将告别时,他赞我若天使一样。我依稀地记得这样的语句:他说,他想看天使的模样;我说,当你到天堂就会看到;他最后讲,可是我还想在今生找个好老婆呢。

我们,是全然的陌生人。而彼时的我,并不懂得所谓爱情。我亦不知晓他的年岁与际遇。我们就这样的对彼此一无所知。

而那般暧昧的对白,却只有那个情境,方可说出。

忽而记起,那样的聊天方式,已然许久未见。

而这般的情话,在长大之后,却再也没有过。

后来,年少的我们还可以在QQ里面搜索陌生人聊天。

后来,这个世界愈来愈趋近真实。

我们抗拒陌生的人。因而没有一个全然陌生的领域。

而我们却日渐成长。

成长到没有一个可以肆无忌惮倾诉的地方,可以若彼时那般扮演另外一个人。

我想起某一个小孩的话,他说,这是一个外界。

我忽然想,寻一个陌生的孩子聊天,说我只有14岁。

 

两年前的某天,我很突兀地发现自己失去了对于文字的感觉。于是某些理想,从此成为梦想。

人世间有太多的来不及。

而更多的时候,是我告诉自己说,此刻开始做这件事情,已经来不及。

某些想法,当时的心情,错过了,再也回不去。

有时候想来,我们终此一生倾尽全力去做一件事情的机会,在每一个方面只有那么一次,而已。

而我已然用掉了某些。

彼时的心情,再也无法寻回。而我再也写不出那么美的字。

在年少的时候没有叛逆过,彼时曾经视作骄傲,而今却成了最大的遗憾。

在十几岁的年纪,我竟然都不敢说我想为自己活一次。以后,这样的机会,是不是再也没有?

我只是想,从此刻开始,遵从内心的决定,将前路所有的不好,独自担当。

 

零散杂乱地想起某些事。

某些时刻的心情。

那些成长中的懊悔与失望。

我开始想念一个孩子。我知道而后我们很少会有见面的机会。在数日之前,我才发现,他远较我想象的成熟。

纵使某个地方有千般不是万般不好,遇见了这一个两个孩子,亦是生命中值得珍藏的际遇。

我不知道这样将某些事情归咎于宿命,是否可以些微安慰自己。

 

我做了一个决定。

写这一小段在这里提醒自己,这一次,再不可以妥协。不可以为了家人的想法改变自己的决定。纵使若干年之后,证实她是对的,所有的好或者不好,我都不会后悔。

否则,我就再一次地毁了自己最美好的一段年华。

 

选择

我害怕做一个决定。

我们都无法预见,那些未知的未来。

回想起生命中,曾经的那一次明显的错误。

我想也许我早就该自己做决定。

朋友说,你能看到三五年,那么更远之后呢?不要在乎别人怎么想怎么看。

我想是时候该懂得为自己活着。

如果可以这样,许多事情就不再那么重要。

而许多梦想,终究只能是梦想。

当初走错了某一条路,便再也没有机会回头。

而我在这段路上遇见了某些人。

当有些事情,非人事所能解释,我开始日渐相信,一切,皆为注定。

于是无从比较,得与失,哪一个更多。

若彼时做另外的选择,某些人也许终其一生不会再有相遇的理由。

生命从来没有回头路走。

所以我们不可以说后悔。

从前如是,以后亦然。

每一段过程,都使生命更饱满。

是非,只有自己的心最清楚。

有些梦想,已然失去了追寻的能力。

我只能希望,这般遗憾,少一点再少一点。

There's autumn after summer.

2011-03-20

(500) days of summer.

 

There are destiny, soul mates and true love. But you're just not the one.

Anyway, we do have grown up each.

And, there's autumn after summer.

Someday we'll meet.

对角线

刚刚在朋友的页面上,看到了某人。

我与他的名字,连成一条对角线。

宛若那年初初相逢,我们经常相对的位置。

这么多年。

我忽然想不起他的模样。想不起曾有的那些炽烈时光。

忽然地不希望自己这般全然决绝地忘记,那时候的全部美好。

现实残酷,因而所谓的梦想都成了奢侈品。

于是我知道今生,再也不会拥有那样一段不管不顾无畏无惧倾尽全力的爱情。

而我们渐行渐远,渐渐淡忘了彼时的初衷。

我害怕自己忘却了如何怀念。

毕竟,十七岁,是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岁。

J.

夏河 : 你羡慕我今日甜蜜也羡慕我也在伤害中学会爱么?你羡慕我自由也羡慕我孤独的成长史么?你羡慕我有房子也羡慕我十几年不曾回家乡么?你羡慕我花钱也羡慕我负资产数百万的压力么?你羡慕有人赞我也羡慕我被常年诋毁么?你羡慕我潇洒也羡慕这些年我的漂泊无助么?你羡慕我敢爱敢恨也做好老无所依的准备么?
2011-01-13   02:48


其实你心里面,也住着一个孩子。
柔软的心外面那层坚硬的壳,只能阻挡温暖,却不能抵御伤害。
表象愈坚强,心内愈悲苦。
我们的坚强世故,都是由光阴磨砺而来。
自负与自卑,从来都是相依以生。
因为我们害怕某天一无所有,所以只好紧握着骄傲。
纵使外表的光鲜华美,其实你孤单。

舍,得。

那些青春的,青涩的年华。

曾经都以为那么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过往。

曾几何时,我们都保有那颗虔诚的赤子之心。

我们都在岁月里受过伤。那般鲜血淋漓的撕扯。

然后伤口愈合,结下一层坚硬的痂。

于是我们误认为,是心变得坚硬了。

可是那颗柔软的心,一直都在。只是在层叠的包裹之下,没有人可以触碰。

而那道痂,有细密的缝隙,容不下双手的距离,针却可以进入。

因而仍旧会有痛楚。却没有人可以足够近的安抚……

 

所有的坚强或者说世故,都是由光阴磨砺而成。

谁是谁的谁

浑浑噩噩地打开电脑,猛然间看到夏河的那一句“你们这些乌泱泱的留言者在我和洛眼中永远都是外人”,一瞬间无来由地就哭了。

忽然地想起,《红楼梦》里面,关于外人内人的那一段。

许久以来,对于这件已然过去的事,我们竟然比当事人还要难以释怀。

于是他们的一字一句,一点点或清晰或含糊的表示,都成了爱的证据。

我们,都只是局外人,而已。

那些悲欢,都是故事。

而我们不过是读者。

只是不希望,那些故事没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可是那只是故事。

不是生活。

所谓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因而有时候悲剧比喜剧更加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而所有的一切,我们都无从干涉。

宛若某些作品读到最后,明明知晓的结局,不忍心再看。就自欺欺人地以为,有些东西,相信,就可以永远。

时至今日,我仍旧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想给本就不明朗的故事加一个明朗的结局。

年少时候,那么固执地偏爱那些惨烈与决绝。而今却再也承受不起。

于是我们都需要一些温情的故事,来提醒这个世界还有叫种做幸福的东西。

这样的提醒,就真的能够让我们于广袤世间不致绝望?

其实故事的最后,谁也不是谁的谁。

如何华光闪耀熠熠生辉的爱情,于当事者不过是历经的某一段爱而已。

而我们要如何安放,信仰的那种完美的幸福?

谁是谁的谁 - 暖暖 - 此心安处是吾乡

这是一张他们的我最爱的合影,仿佛幸福就那么轻易地握在手里面。

 

谁是谁的谁 - 暖暖 - 此心安处是吾乡

 

生活仍然在继续。

因而所有的事情都会有发生的可能。纵使最后瑞德离开了思嘉,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纵使他们别离了许多年,属于他们的匆匆那年终于还是会于某处相见。纵使写下了“锦水汤汤,与君长诀”,相如最后还是和文君在一起。

所以我们还可以祝福。

愿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莫名地忽然想起某人。

近五年的光景过去。

已然没有爱,甚至没有挂牵。

只是从那一年开始,每年一次的问候,那一句生日快乐,没有标点没有语气没有感情,宛若一个提示,还有这样的一个日子。

再也不会如多年前那般,等他一个简单回复便莫名心动,莫名微笑。

感觉已然不是那么清晰。

甚至彼此的样貌,都已然于时光中模糊不清。

偶尔会想,那句问候,习惯的成分是不是已经多过感情了。

可是我不知道,如何寻一个适合的时点,停下来。

然后,让那个定居在心底某个角落的人于生命中完全地消失不见。

因为我忽然地想起那段文字,那部电影,叫做:生日快乐。

我害怕一语成谶。

终有一天,我们将全然地别离。

只是这些年过去,我们都还是一个人,在这广漠世间独行。于是我们莫名地维系着每年一次问候的距离。不是朋友,亦非亲人。

并非不想念。

有时候我想,也许,是因为没有一个完整的终结,因而这许多年以来,我一直对这个别离奇怪地耿耿于怀。

我是奢求完美的孩子。

而他能给我的,是一个突兀的开始,与一个更加突兀的结束。

猝不及防时候,我忘记了如何优雅转身。

于是在以后的光景中无来由无目的的念念不忘。

倏尔觉得,这一年,似乎又是一个道别时候。

亲爱的,再见。

再也不见。

我们都会遇见幸福,某一天,与某一人。

孤单楼梯转角,鬼魅一样的黑猫。

部分人是喜欢的,因而一整个楼里面,许多地方出现各种各样的容器,里面有牛奶抑或鱼骨,诸如此类。

于是那些本就在楼门口吓人的猫而今变得满楼都是,且数量呈几何级数增长。那些污秽与凄厉的叫声,随之漫延开来。

我害怕。

许多次的说,我害怕除人之外所有的生物。

这一句,无数次被所有人嘲笑。

他们告诉我说,其实人,才是最可怕的族类。

我明白。

只是对于那些内在特质的畏惧,我一直掩藏的很好。可是那些表象的恐惧,是掩饰不掉的。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怕这些东西,就是莫名地怕。心里无端端的抵触情绪。

想起那个时候,那么同情那些被虐待的猫。倏尔领悟了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里毕竟还是住人的地方。

纵使那些楼管本来就很少将我们作人看。

倏地想起彼时同学养的狗,那些或被虐杀或被变卖的狗。尽管同样令我畏惧,而同情还是有的。

饲养的主人不同,境遇便就有如天壤。

而我们已然将离开。

于是便觉得这样的事情再忍几天就会过去。

于是便没有了与体制抗衡的精力与意愿。

生活,是不是就是这样使人变得残忍抑或淡漠?